欢迎来到品客群,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pkqun.com

品客群 > 仙侠修真 > 上神有劫 > 第一章

第一章

    [品客群 请记住www.pkqun.com 手机版访问 m.pkqun.com 无弹窗小说网]

    众所周知,上神从不讲理。

    上神是灵虚的最后一个上古神,阖族上下都死了个干净,却还是天生便比这三界众生高了一等,脚下踩着神族灵气最充沛的一座山头,手里捏着世上最厉害的一把剑,便是带着一身世上最难得一见的臭脾气,众生也必得尊称一声上神。

    所以一群人围在山底下要上神交出那个魔族的行为就无异于找死了。

    今天早些时候,懒散的各族同胞被响彻三界的劫雷声震醒,空中灵气的震荡卷起猛烈的气流,夹杂着逸散的魔气,迅速传到所有人的神识范围里。

    且不论修为高低,但凡是个有些法力的,就能分辨出这是个魔修在渡劫,渡的是......天魔劫!

    大家怀揣着这样那样的念头仔细听着劫雷声,对这位魔修能否安然渡劫也怀着这样那样的期望,如今六族修为懈怠,比之三界初诞混沌作乱时十分不成气候,过了天魔劫的魔修也就只魔尊一位。

    但好在这不成气候不成得十分平均,要弱大家一起弱,各方势力互相牵制,于是大家弱成了十分和平的六族。

    但眼下这位,若是过不了还好,大家顶多唏嘘几日可惜一下那位万年难得的天才,若是过了,三界六族重新洗牌,还能不能平衡就难说了。

    当的一声,九重天上东皇钟一声巨响,然后是紧随其后的更密集的响声,整整八十一声,响彻天地,预示着这位魔修渡过天魔劫,靠近了那模糊的所谓的天道。

    对于这魔族来说,过了天魔劫可喜可贺,但这选的渡劫的地方有点不大妥当,他选在了无月山。

    无月山在神族的地界里,即使上神再怎么跟六族无瓜无葛,身在神界也是事实,而神族大概是六族里最小心眼的一族了,于是心思各异的神族众人扯起个冠冕堂皇的幌子说服自己:天魔劫过后,修为不再受限,要是个和善的魔族还好,若是好巧不巧撞上个坏了心的,到时候出来祸祸三界那还了得,趁着刚过天魔劫,这魔修还虚着,大家来审一审他。

    于是大家各自扯住这幌子的一边,维持着一团和气的假象,一起聚在了无月山底下。

    此时一个被打发去山门试探的倒霉小仙战战兢兢地跑回来,哆哆嗦嗦结结巴巴地说:“上神,上神说,说她没看见无月山上有人渡劫。”

    大家彼此看了一眼,既然都找到了无月山底下,那就不可能是找错地方了,更何况天魔劫那么大的劫,渡完之后必定会有一段虚弱期,不可能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走掉。

    只是被上神一句没看见轻描淡写地就揭了过去。

    可上神脾气虽差,但已很久不出无月,也不大关心这三界之事,干什么去帮一个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魔修,闲的吗?

    可三界之大,还真有这么闲的人。

    无月山顶上一座不大不小的院子里,执若披着外衣打着哈欠一脸困意地站在院子里,这位上神睡眠质量一向很好,每天七个时辰的固定睡眠时间,基本听不到任何不想听到的东西。

    但可能冥冥之中上天非要让这懒散的上古神凑一凑今日这热闹,雷劫声没把她吵醒,东皇钟响声也没把她吵醒,反倒是山底下那群人叽叽喳喳的议论声把她吵醒了——山脚处有传音法阵,只是一直关着没用过,今日不知是哪个脚上长了眼的一脚把压住阵眼的石头踢飞了,于是正在梦里揪父神他老人家胡子的倒霉上古神直接被灌了一耳朵义正言辞的胡说八道。

    被吵醒了。

    从三界各族流传的传闻来看,上神的脾气本就称得上个差字,没睡醒的上神脾气就称得上极差了,现在非自然清醒的上古神十分烦躁,攒着满肚子的火气要撒出去,于是当自己手底下的杂毛小神兽垣风跑上来,告诉自己山底下那群人派了个小仙来问自己山上有没有掉下来一个渡了天魔劫的魔修时,执若眼睁睁的看着正正好掉到自己门前的黑衣青年,拢了拢压出褶子的袍袖,十分坦然的说出了没看见三个字。

    站着喝完一杯茶之后,执若稍稍清醒了点。

    至于为什么站着,执若看了眼占了院子里唯一一把椅子的还无知无觉的魔族青年,跟自己没个眼力价的杂毛小神兽说:“你把他搬上去,我坐哪儿?”

    杂毛小神兽勤勤恳恳的把那魔族青年的手脚都摆顺,规规矩矩地放成他觉得舒服的姿势,说:“上神我觉得可能他更需要这把椅子。”

    执若把空了的茶杯放在桌子上,毫不留情地打击这同情心泛滥的杂毛小神兽:“我看他马上就不需要了。”

    垣风:“为什么?”

    执若在台阶上蹭了蹭鞋底并不存在的泥,斜着瞟了一眼椅子上一身血的青年,说:“没看见吗,快死了。”

    没见过世面的杂毛小神兽立刻慌慌张张地问:“怎么可能,他不是过了天魔劫了吗?”

    觉得自己见多识广的上古神磨磨蹭蹭地显摆自己,一指那魔族青年的眉心:“看见那道魔印了吗?”

    杂毛小神兽点点头。

    执若把这倒霉的魔族青年当成了活体教科书,给这傻兮兮的杂毛小神兽长长见识:“魔印是魔族的象征,法力越高魔印越完整,你看着位,魔印长得这么端正,肯定是个了不起的大魔。但魔族一般不会主动显露自己的魔印,只有在非常虚弱,掩盖不住的时候才会露出来。”

    听执若点评完这位魔族青年的魔印,杂毛小神兽还是不死心:“那他可能只是虚弱,并没有到要死的地步啊。”

    执若点点头:“只看魔印确实看不出来死活,但是我不看魔印也知道他活不长了。”

    这臭显摆的上古神不说缘由,但杂毛小神兽觉得这一定是某种十分长见识的缘由,遂立刻崇拜的赞叹一声,顺溜地问道:“为什么?”

    执若摆出一副“看你这么想知道本上神就勉为其难告诉你”的欠揍样:“因为他掉下来穿过了我的护山结界,这结界是本上神刚来三界的时候设的,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还挺管用。”

    “......”

    杂毛小神兽仰头看天,果然看到了一直罩着无月山的护山结界在正头顶上破了个洞,边缘上灵光流转,显然是刚刚发出过一次攻击。

    垣风忧心忡忡:“上神,不把结界补上吗?”

    结果小神兽忠心的建议只换来了懒到家的上古神一摆手:“不想补,累。”

    结界补不补的,不是很重要,但是现在面前躺着个活生生的人要死了,救不救这确实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从山脚下的传音法阵听到的东西来看,这大概是个被大家期望着死了最好的可怜孩子,于是这还没长大的上古神心里那根非要和别人逆着来的刺动了动,决定大发慈悲施以援手。

    说到底这人其实被天雷伤得不重,主要还是被那看谁都不顺眼的结界伤的,执若在自己的乾坤袖里摸摸索索片刻,掏出来一粒卖相不怎么好看的丹药来,塞进了那魔族青年的嘴里。

    荆魂草炼的药,不知多贵重,这败家玩意儿说给就给了。

    这时山底下那倒霉的小仙又跑到结界边上哆哆嗦嗦地喊话:“上神!上,上神!”

    这小仙明明怕得直哆嗦,但嗓门居然还是格外的大,炸雷似的落在执若耳边,震得脑仁疼。

    于是脾气不好的上古神整了整外袍,下山去找这胆大包天的小仙和一群吵吵嚷嚷的人们算账去了。

    这边山下,那小仙还在无知无觉地喊,结果一错眼看见一位白衣上神提剑从山间走下来,白衣不染纤尘,眉目昳丽,大嗓门小仙一哆嗦,差点从山阶上滚下去。

    都说上古神入三界,封混沌,镇幽冥,是举世无双的大能,大家无数次描述这位上神的功绩,竟忘了一提这位上神的容貌。

    大嗓门的小仙就这么愣着,直到执若走出结界,用带着剑鞘的天昭碰了碰他的胳膊,问:“你是哪位神君座下的小仙?”

    那小仙又是一哆嗦,条件反射似的大声回答:“上,上神,我是居瀛神君坐下的小仙,我,我叫金风。”

    “居瀛神君?”执若觉得这名字有几分熟悉,却死都想不起来哪里听到过,于是摆出一副平日里应付所有人的“本上神知道了,尔等退下吧”的坦然神态冲金风点了点头,拎着天昭继续往下走了。

    从山门到山脚下的几步里,每往下一步,耳边的声音就越嘈杂,天昭大概跟自己的主人一个臭脾气,在剑鞘里挣动不已,若是平时,执若大概还有心情去安抚一下,但现在懒得理睬,臭脾气的神剑没了束缚,“唰”地出了鞘,飞出了山门。

    山下众人只觉胸口一窒,后退半步,便见一把剑带着磅礴灵气压下,正正好插在无月山的地界边上,蓝色剑光一闪,用一种十分上古神的风格摆出了一副过界者死的架势。

    随后白衣上神走出来,反手把天昭插回剑鞘里,冷冷地斜睨一眼,没什么表情地道:“何事?”

    刚刚声音最大的蓝衣服神君此时却顿时噤了声。

    人群一阵沉默。

    最后一位瘦巴巴的神君站出来,深行一礼,道:“我等来意想必上神已非常清楚,还请上神将那魔族交出来。”

    上古神听得这话却意味不明地笑了,手里的天昭在地上划着那道无月山同神族的交界线,回头看一眼背后沉默着的山,道:“本上神这山上有结界挡着,哪里来的魔修。就算是有,交给谁,凭什么?”

    凭在场半数神君都算得上上神长辈?

    瘦巴巴的神君默默否定了这个想法,上古神是灵虚出来的,纵然年纪小,三界六合能得众人喊一声“上神”的也只有这么一个,谁敢称是她的长辈?怕是得她喊一声长辈,天雷都要落下来几道。

    于是瘦巴巴的神君改了口,换了个更唬人的说法,“凭上神还身在这三界中,便没有置身事外的道理。”

    执若看着这胡诌的神君,一撩袍子在山阶上坐下,一眼掠过在场的所有人,不甚在意地道:“还有呢?”

    “也凭上神占着神族上好一座仙山,理应配合神族。”瘦巴巴神君旁边又站出来一个神君。

    无月山是定界之战时上神自己打下来的,同神族没有半点关系,此时这话就无异于耍流氓了。

    “那神君的意思是,”上古神托着下巴问,“是说本上神平白占了神族的地方,就合该帮着你们是吧。”

    “就是如此。”瘦巴巴的神君答道。

    “怎么这样,这不是忘恩负义吗。”人群里突然传出一个微弱的声音,众人一同扭头去看那声音的来源,却见是一个畏畏缩缩的小神官,他大概也觉出来不对了,哆哆嗦嗦地往人群里躲。

    “你刚刚说什么?”瘦巴巴的神君一把拽住那小神官道。

    “没......我没......”小神官看执若一眼,见那上古神正笑着看他,眼神温和,于是又突然改了口,却依旧哆哆嗦嗦,像背课业书一样紧张地道,“各族,各族的课业书上都有写,上神封印混沌,是三界的恩人,三界......三界的每个生灵都应当感激上神,你们现在不仅不感激,还逼上神,交出那个魔族,不是......不是忘恩负义,是什么?”

    “喔,原来各族的课业书都是这么记载本上神的啊,”瘦巴巴的神君还未开口,上古神笑着出声了,“原本依神君的态度来看,本上神还以为自己是三界的罪人呢,搞半天原来不是啊。”

    瘦巴巴的神君被人当众拂了面子,憋了一肚子火气,只是不好对上神发作,只好撒到手里攥着的小神官身上,但此时那边的上古神却掸掸袍子站起来了,若有若无地轻飘飘看一眼那小神官,满不在乎地笑了:“神君不用在本上神这山门口训他,左右对本上神也没什么影响,今日本上神是没见过什么魔族,也交不出来,诸位都请回吧。”

    说罢转身便走。

    “上神,”瘦巴巴的神君扔开那小神官,往山脚走了两步,却还是止于那一道界限,“上神今日当真是不肯将那魔族交出来?”

    上古神停下脚步回头,并不回答那神君的问题,只是笑道,“幸而诸位现在脚底下踩的是神族的地盘,本上神看在帝君的面子上,倒不会把你们怎样,可要是胆敢再往前几步,”上古神突然收了笑,黑沉沉的一双眼看着众人,“夺人神格的事本上神不是没干过。”

    这带着血气的一句话立刻把众人扯回了数万年前混沌作乱时的腥风血雨中,彼时三界的命运都捏在上古神一个的手里,她说生便生,说死便死。

    瘦巴巴的神君终于收了声。

    初春的山风里,拎着剑的上古神只身站在山阶上,一身白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冷眼俯视着面前的一切,一时间竟无一人敢动。

    56_56717/11241702.html

    。

    [品客群 请记住www.pkqun.com 手机版访问 m.pkqun.com 无弹窗小说网]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品客群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