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品客群,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pkqun.com

品客群 > 历史军事 > 秦时小说家 > 第三百二十九章 五年(第一更)

第三百二十九章 五年(第一更)

    [品客群 请记住www.pkqun.com 手机版访问 m.pkqun.com 无弹窗小说网]

    紫衣贵公子在另一侧的条案后静品香茗,同时听着周清徐徐而言,自始自终,神情之上都没有太大的变化,似乎于周清所言那般并不感到惊讶。

    因为,既然能够在秦国大旱灾年提出奇策之人,所思所想本就超越凡俗之人,能够看得出郑国家族之人背后更深层次的秘密,也不算什么。

    唯一令自己感觉万分棘手的便是对方拥有如此才能,却仍旧为护国法师,并未参知军政要事。如果有朝一日,对方也真正的加持秦国朝堂之上,那么,所产生的作用对于六国将会是毁灭性的。

    “哈哈,护国法师身份尊荣,何有小用也?”

    “说起来,对于九公子所行这一策,玄清更是佩服,若是不出意外,接下来,韩国本就孱弱微小的国土会再次缩减。”

    “失去了人口和土地之后,九公子固然有机会大展宏图,但留给九公子的时间着实不多了!”

    宁可壮士割腕,也要变革韩国之法,行天地之法,使新郑上下变换新的容颜,使韩国富强起来,富裕起来,如若还是大争之世,崛起不过是时间长短。

    但是,现在早已不是大争之世了。

    从即日起,新郑内的三方对峙,将会少了一个血衣候白亦非,从而迎来王族四公子韩宇和九公子韩非之间的冲突,而且这种冲突,很难避免和快速解决。

    话语轻落,周清缓缓的从座位上而起,对着韩非深深的看了一眼,对方是旷世大才,奈何,心性却非如其学说一般,一览整个诸夏河山。

    “先前九公子未来的时候,玄清曾与紫女姑娘所言,此次前来也是为了邀请九公子入秦,而今郑国渠修成,正是大王盘整国政,理顺秩序的好时机。”

    “九公子若是入秦,开府领政轻而易举,匡诸侯,一天下,更是亘古罕见,若行之,千百年以后,史册之上,必然有九公子的赫赫之名。”

    韩非之人,却有大才,从其所书便可一览,秦王政更是深深欣赏,李斯更是直言不讳自己之才比不上韩非,如此之人,埋没韩国新郑,着实可惜。

    观周清起身,一侧的弄玉也是悠然而动,缓步上前,双手将周身褶皱的衣角抚平,而后,静立不语,聆听公子之言。

    “郑国其人,在小圣贤庄中,九公子应该相知,其人为水家水工,家族亦是在韩国,昔者疲秦之计下,郑国惶惶不可终日,然而,最终郑国渠还是修成了。”

    “郑国所为,不是为了秦国,不是为了韩国,而是为了关中受微薄益水侵扰的数十万民众,九公子身负大才,却抛却整个诸夏,只着眼旦夕而亡的韩国。”

    “这一次,九公子或许不入秦,但下一次,九公子或许会被韩王亲送入咸阳,因为你的法在韩国内根本不可能施展开来,你的法需要一个强权的王,诸夏之内,只有一人可以满足!”

    自己能够看到的东西,韩非同样也应该可以看到,他的法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王者才能够给予实现,而韩王安根本不适合。

    纵然经过眼前这一策,可以对新郑造成些许改变,但也仅仅是些许改变,不涉及根本的改变,历经商君变革,秦国已然加强中央集权,法制而下,力量恢宏矣。

    与郑国相比,韩非或许才华超越对方百倍,但对于家国大业的选择上,却有差别,二者无分高下,抉择也,身负天下大才,奈何无天下之心。

    可惜哉!

    语落,拱手对着静室内的诸人一礼,挥手间,踏步离去,弄玉同样对着静室中的诸人一礼,此行新郑,能够在见到紫女姐姐等,已经是莫大的惊喜。

    然而,自己终究已经非紫兰轩中人。

    “入秦国,开府领政,匡诸侯,一天下,超越百年前法圣商鞅的伟业,你……你就真的不动心?”

    百年前,商鞅入秦,为秦国的强大奠就根基,现今,秦国大势已成,尽管他们都还在新郑内,在流沙内,为了相互契合的目标前进。

    但是前路已经越来越明显的,踏着绛紫色的高靴,一双闪烁淡紫色玄光的媚色眼眸看着道家玄清子与弄玉的离开静室,许久之后,婀娜的身姿微转,再次一览静室内的诸人,尤其是那位紫衣贵公子。

    妩媚多姿的容颜上掠过好奇,轻语之。

    “晋阳之战,韩赵魏三大上卿灭智伯瑶,五十年后,三大上卿分晋国之地,始为诸侯,春秋从此渐行渐远,景侯为韩国第一位诸侯,至今已经一百六十多年了。”

    “战国并立,大争之世不存,一天下初显,如若秦国真的一天下,韩国将彻底不存,那个时候,你们的所求,子房的所求,我的家人都将遭受劫难。”

    “韩国是我的国,也是我的家,郑国可以随时离开,而我不行,真的不行,哪怕我的国、我的家即将败亡也不行!”

    韩国祖上,历经追寻,可入周文王庶出子嗣也,那是整个韩国的荣耀,自己现在所做的,不仅仅是为了强大韩国,更是要使自己的家不至于衰亡,不至于消散。

    也许,这个过程很是艰难,但还有流沙在自己身侧,他们或许都有着自己的心思,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们也不希望秦国一天下大势。

    单手轻轻晃动手中温玉茶盏,俊逸无双的面上闪过些许愁容,脑海中翻滚韩国昔日的荣耀,又见如今韩国之模样,任谁见到都会忍不住的痛心。

    “郑国渠成,我们还有多长时间?”

    静室之中再次陷入长久的沉寂,韩非之语中夹杂无尽的哀伤,这是他们第一次感知到,寻常时候,在他们面前,韩非始终是那个自信非凡、谋算一切的智者。

    今日,玄清子之语公然而落,携带煌煌大势,道路清晰无比,紫女向着不远处仍旧临窗而立的卫庄看了一眼,而后又将目光落在韩非身上。

    “郑国渠成,秦国根基铸就,内患不存,接下来,秦王若要东出,一天下大势,必然要盘整朝堂,重练新军,这一点,百年前的商君用了五年。”

    身处韩国新郑,对于秦国的消息同样知晓详细,也正是因为知晓详细,才明悟自己接下来的路会如何!将手中的温玉茶盏一饮而尽,迎着紫女看过来的探寻之光,轻然语落。

    “五年的时间!”

    瞬间,紫女那柔媚的神容为之一怔,静室之中的其余人也是双眸为之眯起,既然韩非所言为五年,那么,定然是五年。

    那也就意味着,他们还有五年的时间!

    要么,新郑变革有成,韩国可以抵挡秦国。要么,到时候,在秦国铁骑的冲击之下,韩国不复存在,这两种情况,诸人心中均有计较。

    ******

    “公子。”

    “非公子不入秦国,卫庄大人接下来又要成为韩国的大将军,他们将来可以抵挡秦国的攻打吗?”

    跟随着周清从紫兰轩而出,从门前一侧牵过马匹,翻身而上,顺着熟悉的道路,南下东城重臣府邸区域,那里也是秦国使馆的所在。

    先前静室而语,不仅对于流沙诸人震动颇大,就是弄玉也能够感知猜测一二,对于紫女姐姐等人所做的事情,也是了解一二。

    然而,近一两年,待在咸阳这么久,对于秦国也是有明显的了解,比起新郑,咸阳的朝堂无疑要明朗太多,尤其是秦王政,坚守法制,唯法至上,而不是整天沉浸于争权夺利、阴谋算计之中。

    至于秦国铁骑,早在自己出生之前,就令山东六国惧怕不已,静室一番话,无疑表明,紫女姐姐们会和秦国对上,以韩国之弱小如何能够支撑!

    “放心吧,流沙之人各有各的利益,卫庄与紫女姑娘都有自己的事情,不会轻易为韩国献身的,春秋以来数百年,诸夏纷争不断。”

    “继续诸侯割据,战乱不绝非好事,一天下乃是正途!”

    在这个大时代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赵国的中山剑馆、陉城书馆,韩国的流沙、魏国的信陵君信义之人……,只是,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付出代价。

    一炷香后。

    周清与弄玉纵马而进新郑东城区域,行至秦国使馆跟前,灵觉扩散,如自己先前所想,四周有数十人无死角的守护,以免出现任何问题。

    亮出令牌,周清二人踏步入门,迎面便是遇到闻讯而来的秦国大将王翦和身侧偏将诸人,使馆之内分列这数十位秦国重甲兵士。

    “王翦见过护国法师!”

    身着漆黑色的重装甲衣,时值盛年的王翦浑身精气神旺盛,方正的黝黑面容之上,屡屡明显的纹理显化,浓眉之下,精光双眸闪烁。

    体态健硕,周身环绕淡淡的兵家真气,先天而入,虽不强,但对于一位军将来说足够了,身高六尺,甚是巍峨,行至跟前,拱手一礼。

    “王将军何须如此多礼,我们里面相谈!”

    双手流出柔和的劲力,将王翦搀扶而起,彼此相对而视,均微微一笑。王翦身躯一侧,单手迎向不远处的正厅,周清颔首以对,并列而行。

    “这些时日身处新郑,王将军倒是被韩王冷落欺辱了,区区小国,焉得如此待秦国重臣,它日,秦国东出,王将军可亲率铁骑,攻掠新郑,以慰今日。”

    被诸将迎至上首跪坐,弄玉则归于周清一侧,亲自服侍着,王翦身处下首右侧,偏将各有位置,茶水而上,一时间,厅内香气弥漫。

    举起手中的青玉茶盏,周清看向王翦,朗朗而语。与王翦之间虽没有深交,但对于如今的秦国军方来说,他是秦王政绝对信任的前三人之列。

    无论是资历,还是功勋,都足以顶替垂垂老矣的桓齮上将军,数年之后,秦国东出,不出意外,此人必统帅秦军,谋略六国。

    “哈哈哈,大师所言正是王翦所期待之事。”

    “然则,大王交于王翦的重任没有办成,引以为憾,愧对大王,更别说还惊动了大师,更是令王翦心中惭愧。不过,如今大师到来,倒也是令王翦心中安定。”

    “以大师的手段,郑国家族之人应不会出问题了,郑国为秦国修建泾水河渠,功劳甚大,若不能护卫其家族周全,秦国何以面对有功之臣!”

    听周清所语,王翦亦是朗朗大笑,身前的护国法师玄清子,自己所知并不多,但有一点却可以肯定,那就是玄清子无论是武道,还是文道,都堪称一等一的天才俊杰。

    其年岁虽不大,却屡屡护卫大王安全,被大王深深信任,赐封护国法师,位同驷车庶长,仅次于封侯的地位了,自己虽为秦军大将,但现在也不过在爵位上和大师相当。

    旱灾两策,更是让秦廷上下一览大师之才学,助力郑国渠提前数年修成,助力秦国更快的统合国力,以期东出匡天下。

    “不错,数日之前,大王于兴乐宫而言:郑国为秦国富庶强大,而使族人受累,秦国岂能装聋作哑?功臣不能全身,秦国何颜立于天下!”

    “这是对于所有秦国功臣之语,而今,韩王冷落王翦将军,大王已经有了对策,再有数日,王将军当可护卫郑国家族之人返回秦国。”

    流沙之策,郑国家族之人断然不可能有事的,无论是韩王,还是四公子韩宇,还是九公子韩非,都不会允许郑国出事,同样,血衣候白亦非也不会允许郑国出事。

    算算时间,此刻的韩国南阳之地,桓齮上将军带领的兵马应该到了,昌平君所派发的五名精干吏员,也应该已经各自前往各自诸侯国,述说韩国之不义,携带大势加身。

    “今日辰时,便是有咸阳密书传至,一文一武,齐头并进,大师之才,可谓是罕见也,数年前,曾有甘茂后人之甘罗,政才出众,只可惜他福薄。”

    “而大师却目光如炬,洞穿所有利弊,王翦一介武人,远不及也。大师现为护国法师,于秦国来说,实在是小用也!”

    [品客群 请记住www.pkqun.com 手机版访问 m.pkqun.com 无弹窗小说网]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品客群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