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品客群,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pkqun.com

品客群 > 历史军事 > 秦时小说家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儒家伏念

第三百七十二章 儒家伏念

    [品客群 请记住www.pkqun.com 手机版访问 m.pkqun.com 无弹窗小说网]

    “那人是儒家的伏念先生,他为现在儒家势力最大的孟子一脉传人,不仅才学出众,而且精研儒道,修为不俗,儒家老一辈名宿很看好他,将来是有希望继承儒家掌门位置的。”

    “所以,按照儒生的那一套,三个月前,儒家在都城开辟桐庐书院,伏念为书院总管,再过几年,进入齐国或者楚国为官,便可功成。”

    顺着周清的目光看将过去,顿时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寿春之城现在虽然被楚国王室扩大不少,但内在的名人并不多。

    除了王室与屈、昭、景大家族的杰出弟子,便是属诸子百家的英杰后辈,天上人间作为如今寿春一等一的风流逍遥之地,如何会被错过。

    身着绿色与棕褐色相间的华服,柔顺的漆黑长发精致束起,腰腹玉环,脚踏正靴,眉目俊朗,目露精光,看上去颇为端敬、沉稳,但步入天上人间,与相熟之人交谈,又显颇为亲和的感染力。ii

    “儒家的伏念!”

    竟然是他,对于此人,周清自然知晓消息,想不到现在他就已经在历练了,现在的儒家内部诸多派系中,孟子一脉势力最大,子思、子张、子孙……的儒家一脉略微衰弱。

    尽管数十年来荀况自成一脉,但所思所想同孟轲的思想迥异,故而名声虽大,然在儒家之内,却颇为不显,不出意外,将来的儒家掌门必然是孟轲一脉的。

    而伏念作为孟轲一脉的英杰传人,当然有希望继承大位!

    “与伏念交谈的那位贵人是屈氏一族的屈尘,其人是如今寿春颇为有名的浪荡子弟,伏念身后的那位灰衣锦袍男子,是如今项氏一族的项燕第三子项伯。”

    “说起项氏一族,近来城中还有一个传闻,月前,项燕的大儿子项超得了一个儿子,那幼儿出生之时,天降异色,将稳婆都吓了一跳,口言重瞳之象。”ii

    “传至都城,王室派遣影虎军团的季宁将军前去探察,回禀之后,说是正常之象,并无重瞳,虽如此,仍旧传的沸沸扬扬。”

    静立于二楼的走廊之上,随伺的道者观周清不语,只是在下面观看着,便是自顾自的单手腰肢着下方诸人,从伏念开始,逐一而道。

    谈及项氏一族的项伯,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面上微微一笑,便是对师叔说道这般事,毕竟幼儿身具重瞳之象,可是相当惊人的。

    “哦,项燕有了孙子,还是重瞳之象,这种异象在史书上可是只有仓颉、虞舜、春秋霸主晋文公重耳才有的异象。”

    “无论如何,想来不会空穴来风。”

    猛听道者所言重瞳幼儿,岁月长河中,能够符合这般的也就只有那位了。列国相传,身居重瞳者,乃是天生的圣人,天生的霸主,天生的帝王。ii

    毕竟有例子在前,由不得人不信,今日在这小小的天上人间中,能够看到这些人,听闻这些事,秦国在不断前进,整个诸夏也在不断前进。

    “找一处僻静雅间,召春姬端木姑娘随伺,于白姑娘的舞韵风姿,我也是很期待的。”

    “小灵、小衣,你二人就在天上人间随意走动,自在行事。”

    欢乐逍遥之所虽勾人心神,但对于周清来说,实在是没有任何影响,玄功初成,清静流转,任何凡俗欲望都不会轻易而出。

    身边走过一位位姿容上佳的女子,透过她们身上的轻薄衣衫,甚至隐约可观那挺拔的山峰,纤细的腰肢摇曳,步履婀娜,举手摆弄风情,对于普通人来将,绝对是按耐不住的。ii

    轻轻摇摇头,对着身侧的那道者一语,随即又看向不远处正在品味条案瓜果的小灵二人,天籁传音,对着他们点点头,转身离开走廊。

    “端木容见过大人!”

    天上人间三楼的一处僻静雅间内,一位身着藤紫色锦衣的妙龄女子缓步入内,姿态规矩,甚是雅致,近前福身一礼,脆语空灵而出。

    刚才听白服掌事所言,要来这里随伺一位尊贵之人,具体的身份自己也不清楚,甚至于连白姐姐都派侍女传音,好好伺候这位大人。

    如此,更是令端木容心中惊异不已,自从进入天上人间以来,虽名为白服掌事照料,实则一应之事都在白姐姐的安排之下。

    四姬扬名,都城内的多少公室贵胄想要求一夕之欢,入围罗帐,不过全部被白姐姐挡了出去,为此,端木容很是感激。ii

    不曾想,今日,却是出现了一位连白姐姐都为之巴结之人,心中忐忑,眉目低垂,双手交织在小腹前,只是眼角的余光撇着身前条案上的一道身影。

    “抬起头来,让我好好的看看你!”

    “端木容,好名字,复姓端木,儒家子贡端木赐是你的先祖?”

    诸夏数百年来复姓端木的人中,唯一最为知名的便是儒家孔丘弟子端木赐,而根据先前道者所言,端木容所在的家族与春申君有关联,如此,更不是普通的家族。

    看着眼前这位妙龄少女,周清很是好奇,难道此人便是岁月长河中的那位端木容,只是为何会落入天上人间了,而不复原来的轨迹。

    莫不是医家念端被自己请入咸阳,因而有所改变?ii

    “端木赐却为本家先祖。”

    听上首那位大人之语,端木容先是迟疑,而后轻抬秀首,精致的容颜展露于眼前。看着跟前这位大人,再次福身一礼,回应道。

    似乎这位大人的年龄也是不大,如此……白姐姐让自己来尽心伺候此人,倒也……不是不可以,心中略微舒缓一二。

    “待在天上人间,可有想过有朝一日复得自由之身?”

    藤紫色的锦衣笼罩起身,柔顺的秀发盘在脑后一侧,一条清爽的马尾垂落秀肩,银钗穿插,姿容秀雅,浑身充满一股温和之气,淡然之气,倒也和春姬之名。

    只是年岁略小白芊红,容貌虽靓丽,但体态却不比白芊红丰满丰腴,神通掠过其身,感知其心思维,哑然一笑。而后单手指着自己身侧的空位,随意问道。ii

    “天上人间的姐姐们待我很好,白掌事对我也很好,白姐姐对我也很好。走出天上人间,便是绵延乱世,端木容一介普通女子,只怕活不得一时三刻。”

    于此言,却为真心所语,自从春申君被李园袭杀之后,端木一家在楚国也就到了,若不是自己略有姿色,被天上人间的白掌事看重,买回来,只怕现在还不知道是一个什么遭遇。

    在天上人间的数年来,有白姐姐一直护持,自己也算过了数年的平静生活,若是得自由之身,茫茫乱世,真不知道该去哪里。

    秀丽的容颜上闪过一丝迷茫,顺从面前这位大人的手势,缓缓上前,左侧而入,屈身跪坐,白皙的双手持起酒壶,为大人斟酒。

    “能够安安稳稳的过完一生,对于诸夏之人来说,已经是颇为难得了。”ii

    路过生风,暗香浮动,近身跪坐,能够明显感觉到端木容身躯的紧绷,持酒壶的双手更是隐约颤抖,斟倒完毕以后,快速的将其放回原位。

    若是换做白芊红,只怕此刻会是另外一番模样,头颅微转,再次看着端木容紧张的神情,深紫色的眼眸一触即是瞥向它处,颇为有趣。

    “大人,白服求见!”

    闲来无事,正欲要好生调教身侧这位温润女子之时,雅间之外,陡然响起白服掌事的声音,一瞬间,身侧的端木容似乎更是舒缓一口气。

    “进来吧。”

    轻语之,内力夹杂,直入外界的白服耳边。

    “见过大人。”

    “刚才,儒家伏念先生进入内厅,言语欲要重金赎出端木容姑娘,此事牵扯不小,幸好有大人在此,便是来探寻大人的意思。”ii

    轻轻的推开房门,低首而入,躬身跪立,未敢看向前方,只是刚进门时的眼角余光撇过去,端木容正在近身伺候大人,心中略微一喜。

    看来此女还是颇得大人喜爱的,进入天上人间,直接点了端木容的牌子,似乎自己的那位远方侄女都为之神色不悦。

    不敢迟疑,直接说到要紧之事。

    “探寻我的意思?应该是芊红姑娘给你出的主意吧。”

    “不过,此事的确涉及不少,如此,那就请儒家的伏念先生前来于此。”

    儒家伏念想要替端木容赎身,难道是看上端木容了,但这……没道理啊,以儒家精英后辈的行事作风,替风月场地的女子赎身,虽是风流,但也容易落人话柄。

    儒家扎根齐鲁数百年,将来的掌门之位一日未定,对于伏念来说,都不是十八九稳之事。不过,这般出人意料之事,倒也是令周清注意力转移。

    “是,大人!”

    白服颔首应下,躬身而退,徐徐拉上房门,悄无声息,没有半点动静。

    “哈哈,刚才我还在说,若是有朝一日你复得自由之身该如何?现在,直接便是有人想为你赎身,还是儒家的伏念先生。”

    “端木姑娘,你觉得这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

    [品客群 请记住www.pkqun.com 手机版访问 m.pkqun.com 无弹窗小说网]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品客群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