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品客群,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pkqun.com

品客群 > 历史军事 > 秦时小说家 > 第四百五十二章 想要更强(大章)

第四百五十二章 想要更强(大章)

    [品客群 请记住www.pkqun.com 手机版访问 m.pkqun.com 无弹窗小说网]

    如果先前陉城书馆的二人没有此言,说不得自己根本不理会阴阳家这位长老的下场,那是阴阳家的人,和道家天宗没有任何关联。

    但现在!

    纵然自己救下对方,又如何?

    她二人又能够奈何了自己?

    天地失色之下,一切种种被镇压,除了荀况那个境界的存在还能够灵觉探索四周,其余诸人,直接失去对天地万物的感应。

    这种感觉,虽非领域,更甚领域,灵觉所至,所有一切尽在掌控之中,挥手一掌打出,化去绳索束缚,直接一束源源不断的玄牝之力没入那阴阳家长老身躯内。

    刹那间,其几近崩溃的肉身为之得到莫大的滋养,断裂的筋脉为之徐徐碰触,一道道浅蓝色的玄光隐现,数十个呼吸过后,灵觉隐现,意识复苏。

    旋即,挥手一招,那被残剑握在手中的至阳之剑落在手中,再次轻哼一声,乾坤之内,极尽的黑白天地不存,复归万物本来模样。

    “本君要杀你们,和踩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伏念,昨夜公都子身陨,小圣贤庄安宁为上,在这里,本君不杀他们,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将他们二人修为废去以为惩戒。”

    “现在起,本君不想要看到他们!”

    天地失色不存,刹那间,整个方圆范围内的儒家上下为之道道惊恐之气顿出,天地元气紊乱不已,一道道目光尽皆汇聚那无尽恐怖所在。

    厅堂之内,亦是如此,那灵觉归元,肉身可控的诸人体表耀眼的玄光一道道闪烁,强横的能量叠荡整个四周,彼此碰撞,更是道道沉闷之音回旋。

    刚才那一刻,仿若己身的生死已经不属于自己,时空为之停滞,双眸深处,只剩下最原始的黑白,莫大的威压席卷,死亡轮转莫过于此。

    还未等诸人灵觉与肉身彻底归一,便又是一道清冷之言落下,拦阻在残剑、飞雪二人面前伏念正要多言,身侧虚空划过两道流光。

    噗!

    噗!

    没有给伏念反应的时间,两道令残剑二人不可抵御光束迸入小腹丹田,浑厚如汪洋一般的丹田海直接溃散,天地元力狂涌,周身百脉为之玄功逆转。

    无序的内力涌至脏腑各处,将原有的秩序打破,血气强劲四窜,沉闷的声音不住从二人体内荡出,下一刻,正待残剑二人神情骤变的瞬间,又是道道劲风,席卷着己身飞出厅堂,重重落在厅外石质地板之上。

    “多谢前辈饶恕他二人性命。”

    这一刻,伏念也领悟到对方的意思,看来这次阴阳家对于儒家小圣贤庄造成的麻烦,要被玄清子接下了,以陉城书馆两人的性命抵消儒家六名弟子。

    至于那阴阳家的长老,此刻已经不算什么,听得出对方盛怒之音,伏念再次躬身拱手一礼,而后缓缓起身,对着一侧的儒家诸人看了一眼,悄然离去。

    “阴阳家水部长老娥皇见过玄清子阁下!”

    “多谢阁下救命之恩!”

    厅内不存陉城书馆的那二人,儒家诸人也离去,宽阔明亮的厅堂再现,己身静立于条案前的娥皇长老,有感肉身的状况,顿时面上微喜,连忙阴阳道礼。

    心中又是惶恐,又是欢喜,本以为是必死之局,不曾想会有现在的局面,自己被天宗玄清子救下,刚才一窥其实力,浩瀚如星空,无任何抵抗之力。

    昨夜那追杀自己三人的两名化神武者,在其手中翻手可灭,又听厅中那妖艳女子魅语所言,加持潇湘谷内的传闻,对方的实力却可与东皇阁下比肩。

    无怪乎,去岁以来,舜君从巫山归来,便是连连警告,万万不可得罪天宗玄清子,否则,就是东皇阁下出面也不好用。

    “你等前来小圣贤庄是为了苍龙七宿?”

    眼前之人是娥皇,亦或者女英,对自己没有什么区别,迎着对方看过来的目光,轻轻颔首,伸手接过那已经跪立身侧焰灵姬手中的茶盏,请问之。

    “……,是。”

    听着条案后那位玄清子一眼,娥皇那周身正在缓缓运转玄功恢复的姿态为之一滞,精致的容颜上掠过一缕沉思,数息之后,应声而道。

    “你身上残留的气息很是不弱,也很玄妙,是你们阴阳家水部一脉的《九宫玄元》之术?据我所得的消息,你姊妹二人应该都没有修炼功成。”

    “若然你修炼功成,当得湘夫人一脉传承,你想不想要返回潇湘谷?”

    如果对方回应不是,周清觉得自己会忍不住,一指再将其废掉。今日自己将其从死亡的边缘救出,那就是自己的私有物了,纵然东皇太一亲至,也别想将其带走。

    看着对方身上荡漾的玄光气息,颇为不俗,不亚于道家天宗的顶级玄功,同源为水性,阴阳家内,有传承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九宫玄元》。

    “昨夜我姊妹二人陪同大司命完成东皇阁下下达之任务,被刚才二人追杀,危机之下,娥皇强行熔炼阴阳两道传承,得《九宫玄元》之妙。”

    “救命之恩,怎敢相忘?不知娥皇有什么可以帮助玄清子阁下的?”

    收拢浑身上下的玄光气息,《九宫玄元》的余韵不显,再次阴阳道礼,简略说道昨夜之事,虽险些身死,但也得了至高玄功之力。

    闻上首之音,娥皇心中一动,若说对方平白无故的放了自己,让自己返回潇湘谷,那估计不太可能,道家天宗讲究阴阳两道平衡而进,同样,阴阳家亦是如此。

    即是直言自己有可能返回潇湘谷,娥皇有觉,纤细的双手略整凌乱宫装,将四散的浅黄色发丝梳拢一二,水韵划过,精致的容颜再显。

    “你……很聪明。”

    “如果你也有她这个聪明,本君当更为欢喜了。”

    自己不过轻言,内涵之语不出,娥皇却可以领悟其妙,与之相比,身侧的焰灵姬倒是欠缺些许,伸手揽过那柔软的腰肢,拥入怀中。

    俯首而下,探入那秀发浓密的雪白脖颈之中,深深的呼吸一口气,满是馥郁幽香,双手触感极佳,迎着怀中那妙人妩媚的双眸,轻轻一笑。

    “公子,您这么说奴家,奴家会生气的。”

    听着周清这般而语,焰灵姬那柔媚的身躯为之扭动,似有不满,红唇一撇,双眸看着那此刻风姿焕然一新的娥皇,自己难道很笨吗?

    “阴阳家入秦,所谋之事,本君早就知晓,既然阴阳家的大司命也出现了,说明九宫神都齐聚不远,既然你现在在这里,那就表明湘夫人的传承和你无缘了。”

    “你若是想要返回潇湘谷,赎回你一身的自由,那就从今日起,为本君办事,直至大秦一诸夏大势,期时,你可自行离去。”

    “娥皇,你可明白!”

    与焰灵姬微怒不满之言,周清单手抚摸着那滑腻肌肤,无形的力量没入其中,旋即,怀中的妙人瘫成一堆,没有后续之音。

    视线复归落在娥皇身上,观其姿容,与焰灵姬不相上下,观其资质,有过之而无不及,此时静立,很是明悟规矩,这样的人自己很欣赏。

    “由死而生,娥皇焉得要求更多。”

    “潇湘谷内,有女英妹妹传承湘夫人的一切足矣,玄清子阁下垂怜,允娥皇自由之身,已然给了娥皇颇大的颜面,岂能不明白。”

    这一次,娥皇再次给了周清一个满意的答复。

    面对这般层次的强者,面对秦廷位高权重的道武真君,一切的不同意见都将意味着灾难,或许,今日过后,很难再相见舜君,但……,不知想到了什么,娥皇那双明眸为之一暗。

    “接下来几日,你当留在小圣贤庄,本君助你恢复修为,彻底稳固化神境界,你阴阳家的《九宫玄元》虽妙,但道家天宗底蕴亦是不浅。”

    “待你伤势稳固,本君有要任于你。”

    “小灵、小衣,你们带着她先行休息。”

    有着娥皇的存在,自己手上将会多出一颗棋子,于接下来之事正好派上用场,再次看了一眼娥皇,抬手又是一束玄光没入其身,语落小灵二人。

    “是,师叔!”

    小灵上前一步,道礼而落,与娥皇相视一眼,一步在前,数息之后,三人先后离开厅中。

    “虚凡,此行师兄交于你的任何已经完成,你当即刻返回新郑,既然天泽有了异动,那么背后想来也有别的势力掺和。”

    “这柄干将于你傍身,不必刻意搜寻信息,天上人间足够你用,不久之后,当有人自动与你接触,我倒要看看,韩国之内,谁给予天泽这般的底气!”

    临淄之内,除了诸夏与蜀山的势力以外,还有百越之人,焰灵姬已经确认,是天泽派出来的,李开与胡夫人均在其身侧,以他二人的修为,只怕此刻的出行都成问题。

    既然,自己给了他前路,他不要,那就无需存在了。

    伸手拿过条案上陈列的干将之剑,单手成印诀,将己身之力封印其内,以做虚凡防身之用,韩国虽没有高手,但有备无患。

    “公子,奴家要不要也与他一同前往新郑?”

    提及天泽,那浑身软绵无力瘫在周清怀中的焰灵姬为之周身火红玄光隐现,迷离的双眸豁然变得澄清起来,单手挽过秀间的长发,低语而落。

    “不用。”

    “针对韩国的局面,有虚凡做准备足以。数日后,待娥皇修为恢复,你当与她前往楚国郢都,那里,芊红想来已经在等着你们了。”

    “你等当以她为首,谋略韩国之事!”

    焰灵姬虽然武力颇高,但对于韬略之事还是远逊色于白芊红。在临淄的时候,就已经让人传书芊红,让其做好准备,待自己文书而下,便可启程前往韩国,整顿天泽的事情。

    同时,也算是收拢百越的力量,汇合楚国庄氏一族与白芊红积蓄的力量,将来足堪大用,一天下之机临近,任何宵小也别想生事。

    “此行跟随在芊红身旁,你也可与其学习一二,她先祖乃鬼谷纵横传人,你入诸夏这般久,应该知道鬼谷纵横的份量。”

    “有芊红教导,日后,你执掌百越才可随心顺手。”

    单手迸出的紫韵玄光消散,道道伟岸之力已经封印入干将之内,挥手抛起,被厅下的虚凡接在手中,道礼而下,又感怀中焰灵姬不悦的神情,无奈一笑,轻声安慰道。

    “公子,奴家是不是很没用?”

    对着厅中礼毕的虚凡点点头,其人拜别离去,短短片刻,厅中为之一空,只剩下上首条案后的周清二人,焰灵姬眉目低垂,虽有不满,但数息之后,脆音回旋。

    “天生我才必有用,寰宇万事万物,诸夏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芊红的资质,就算和咸阳的盖聂先生相比,都毫不逊色,就是我,也不能说能够压过她。”

    “与数年前本君刚见你的时候相比,你已经进步很多了。”

    俯览着怀中平躺的曼妙之躯,单手随意把玩着那修长柔顺的长发,顺手而落,趟过高山,掠过低谷,触手间,满是温润柔软。

    直视那一双蓝色的明眸,深深而道。

    “公子曾经说过,当力量足够强的时候,足以无视任何阴谋诡计,公子,奴家想要变得更强!”

    白皙的双臂如灵动的绳索,环绕在公子的肩上,浑身上下浓郁的火魅之气扩散,娇躯瞬间变得火热起来,湛蓝色的眼眸深处,焰光为之隐现。

    柔声魅语,满是坚毅。

    “你的本源无垢,彻底无暇,性命交修第一层也即将圆满,如此,本君助你破入化神更高,刚柔并进,阴阳无极!”

    感知怀中那妩媚之躯的柔情似火,周清浑身上下也是紫光氤氲,扩散而出,双手将其抱起,脚下自生玄光,数息之后,厅中再无半点动静。

    是日傍晚。

    周清闭关修炼所处的庭院之外,身着洁白衣裙的纪嫣然飘然而至,纯粹的清静之气缭绕浑身上下,薄衫遮颜,秀发垂落,至院前,见小灵。

    “师叔耗费本源颇多,正在修炼。”

    听着眼前这女子之问,小灵倒也没有隐瞒,若非为了救治此人带来的病人,师叔也无需闭关休养。

    “苍璩伤势归元,嫣然无以为报,乾坤始终,阴阳道合,五行生克,妙理涌现。”

    “玄清子阁下付出多矣,或有所谋,但嫣然心中清静不稳,还望了解因果,以还自在!”

    [品客群 请记住www.pkqun.com 手机版访问 m.pkqun.com 无弹窗小说网]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品客群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