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品客群,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pkqun.com

品客群 > 历史军事 > 秦时小说家 > 第四百八十章 玉人何处教吹箫(第二更)

第四百八十章 玉人何处教吹箫(第二更)

    [品客群 请记住www.pkqun.com 手机版访问 m.pkqun.com 无弹窗小说网]

    数百年前,秦国穆公并国二十,遂称霸西戎,举国上下为之大喝,适时有人献上璞玉,穆公命人琢之,得碧色美玉。

    其后,穆公生有幼女,周岁陈盘,穆公临而观望,不曾想幼女独取此玉,弄之不舍,穆公奇异之,便取名之弄玉。

    年岁稍长,姿容绝世,倾国无双,又生的聪明无比,穆公更是大爱,善于吹箫,声若凤鸣,无需乐师教导,自成音律相合。感此,穆公名巧匠将美玉杂糅五金,铸就金凤之箫。

    非如此,其后穆公更是在王宫内铸就重楼于弄玉举止,号曰凤楼,其上有高台,名曰金凤之台。时值年岁十五,穆公欲为之求佳婿。

    弄玉自言:必得善箫人,能与我唱和者,方是我夫,他非所愿也。

    穆公令下,遍访整个秦国,不得其人,忽一日,弄玉于凤楼之上,卷帘闲看,见天净云空,月明如镜,呼侍女焚香一柱,取碧玉金凤之箫,临窗吹之。

    声音清越,响入天际。微风拂拂,忽若有和之者。其声若远若近。弄玉心异之,乃停吹而听,其声亦止,余音犹袅袅不断。

    弄玉临风惘然,如有所失。徙倚夜半,月昃香消,乃将玉笙置于床头,勉强就寝。梦见西南方天门洞开,五色玄灵霞光映彩,照耀如昼。

    一俊逸之人羽冠鹤氅,骑彩凤自天而下,立于凤台之上。口中道曰:我乃太华山之主也。上帝命我与尔结为婚姻,当以中秋日相见,宿缘应尔。

    弄玉惊异之,起身取箫而动,那人亦是于腰间解赤玉箫,倚栏吹之,乐音相合,天地异象而出,虚冥深处,顿显另一只金凤。

    时辰之后,二人相视一眼,箫声相和,语落前来之穆公,双双跨金凤离去,没入五色玄灵天门之中,独留下凤台上的金凤之箫。

    此物在秦国传承数代,只可惜,到秦国四世政昏的时候,王室大乱,珍宝而出,金凤之箫亦是不显,不曾想落入燕国之手,细细把玩,却有一丝灵性。

    至于守藏室之书记载,趣味之言也。

    “弄玉之箫?”

    “其名倒是与小师叔身边的弄玉姑娘仿佛,看来那雁春君对小师叔的信息也知晓不少。”

    弄玉之箫的缘由宗琼虽不清楚,但从雁春君送来的三件宝物中,看的出,对方也不是随意而送的,燕国虽僻处一隅,但也有收集诸夏信息的渠道。

    “能够在燕王怠政的时候,把持权柄,其人自有不俗。”

    “宗琼,这是我今日所炼的聚灵之丹,于你现在的底蕴所积,正合用得上,服用之时,运转清静之法,不出意外,玄关可破。”

    收下雁春君所送来的三件宝物,周清没有多言,雁春君这颗棋子乃是秦国早就扶持好的,就是燕丹归来,也得争斗甚久。

    放下手中的金凤之箫,翻手间,便是一个精致洁白的玉瓶出现在身前,挥手间,奔向下首的宗琼跟前,此物正是今日所炼的丹药。

    “多谢小师叔。”

    没有迟疑,宗琼双手绽放浅浅的玄光,接下师叔之物,既是小师叔这般而语,那就决然不差,面上带着一丝欢喜,本以为此生想要破入化神,须得三十岁,四十岁以后。

    想不到,跟随在小师叔身边数年,便有这般的机缘。当即,没有在厅中继续停留,领着那三位侍女,道礼而下,缓缓走出厅堂。

    “大人,这只金凤之箫是要送与咸阳的弄玉姐姐吗?”

    宽大平整的条案之上,陈列着雁春君送来的三个木盒,其内盛装珍奇之物,浑身无力的身躯躺靠在大人怀中,瞅着大人手中的那金凤之箫,双眸陡然亮光忽闪。

    于吹箫一道,自己也是极为擅长的,当即,心中一动,修白的手臂伸出,身上**的衣衫划下,顿显一片雪亮光芒,从大人手中拿过玉箫,细细一观,甚是欢喜。

    只是听刚才宗琼姐姐所言,似乎此箫之名暗合咸阳中大人身边的那侍女之名,莫不是大人要准备将这只玉箫送于那个姐姐。

    “哦,你也喜欢这只玉箫?”

    俯首而下,看着怀中那正双手把玩玉箫的**妙人,面上不由一笑,这只玉箫却合弄玉之名,不过,在箫音一道上,比起雪姬,她还差了一点点。

    单手覆盖在那坚挺的山峰,凌空一招,条案上的那一队碧绿玉镯入手,隐隐散发一丝本能的寒气,抓过怀中那冷魅之人的手臂,轻轻套在皓腕之上。

    “即是喜欢,那就于你了。”

    两只精致无比的碧翠玉镯入腕,顿显晶莹的光芒流转其上,更是映衬怀中之人的娇艳多姿,些许外在之物,不算什么。

    “多谢大人。”

    突如其来的惊喜,令得雪姬神容先是惊讶,而后惊喜万分,早已成为大人的人,虽说并不苛求什么,但得大人赏赐这般之宝,可见大人对自己还是有心的。

    一手轻执金凤玉箫,两臂盘桓碧翠之环,若仅仅是地位卑贱的舞姬,如何能够得到被雁春君视为珍宝的东西,心中激动万分,看着大人俯首而下的姿态。

    双臂直接环绕其上,娇艳的红唇吞吐芝兰,唇齿交津,整个柔嫩的身躯更是隐隐散发本能的热量,雪肤之上红润为之一闪。

    “既要谢我,不如让本君品鉴一二雪姬的吹箫之技如何?”

    十多个呼吸之后,那略显淫靡的场景才徐徐分开,感受怀中那情动非然的玉人,看着那不住娇喘的红唇,再次俯首而下,贴在那涌现红润之意的耳朵之旁。

    “大人要现在就听奴家吹箫?”

    雪姬浑身热浪升腾,依靠在大人怀中的身躯更是不住扭动,玉腿不动缠绕,闻大人之音,不由抬起手,看着手中的金凤之箫。

    虽觉大人现在的要求有些奇特,但自己勉强还是可以做到的,不由得,便是欲挣扎着身躯而起。

    “无需这金凤之箫,本君有一新曲谱,雪姬只需要……,让本君看看你的手段。”

    将怀中欲要起身的娇艳之人压下,屈指一点,其手中的金凤之箫落于木盒之中,俯首其耳,再次低语,一只手轻轻拂过那仍旧喘息不止的红唇。

    “这……,大人,您又要作践奴家了。”

    刹那间,那前一刻还狐疑万分,奇异斐然的姿容上,满是红晕顿出,迷离之光涌动的双眸紧紧眯起,不敢看上大人,感受己身被大人怀抱而起,顷刻间,似乎便来到另外一处区域。

    落在柔软的软榻之上,神情羞赧不已,数息之后,观四周无任何动静,不由得睁开双眸,却是看到大人已经躺靠在软榻之上,就那般静静的看向自己。

    “大人。”

    低语一声,带着浓郁的娇媚羞音,浑身带着深深的赧赧之情,白皙软嫩的双手为大人亲自宽衣,眉目低垂,未敢直视大人的双眸,又是数十个呼吸过后,颤巍巍的双手握持擎天之柱,秀首深深伏下。

    ******

    “高兄,按照先前鞠武大人所谋,我们该离开蓟城,前往易水武阳了。”

    雪姬的一舞倾城虽过,但戌时不过刚刚一半,整个天上人间的夜晚才刚开始而已,然,于某些人来说,已经彻底结束了。

    天上人间的宽大走道之旁,高渐离一身白衣,剑眉孤傲无双,背负一床琴,腰腹击筑之器,静立在天上人间的正门之前,看着一位位公室贵胄行走其内,听着其内传来的一道道娇声魅语,内心却是平静甚久。

    身侧只有韩申一人,一观高渐离的目光所视,轻叹一声,根据这些时日墨家弟子所探,那天上人间内的雪姬姑娘这些时日正在贴身侍候一位大人物。

    至于是谁?

    数年前,诸夏之人虽难以察觉秦廷道武真君的踪迹,但其身侧带着的那两个少年人,却是一直是引子,那两个少年人出现在哪里,不用多说,道武真君便会在那里出现。

    连农家弟子都在天上人间得知消息,近月来,天上人间内来了一位大人物,雪姬姑娘亲自前往侍候,连带掌事都不曾多言。

    知晓那般消息,韩申心中满是没来由的长叹与嫉恨。

    不错,就是长叹与嫉恨,他叹息自己没有那般的权势与地位,他叹息自己没能够拥有如师妹那般的妙人,更是嫉恨那些强行夺爱的大人物,仗着权势,肆意而为。

    师妹如此,高兄所倾慕的雪姬姑娘也是如此,世道无常,偏偏那二人都是秦廷之人,都是自己为之恨意满满的秦廷之人。

    “南有乔木兮,不可休思。”

    “汉有游女兮,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兮,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兮,不可方思。”

    “韩兄,我们该上路了。”

    寒冬时日,天上人间的门外更是冷风呼啸,凌冽的寒风刮过脸庞,恍若刀割,高渐离不觉之疼,只觉一颗心在冰冷的夜中愈发寒冷起来。

    昔者一读《汉广》,本以为那等苦思不可得之人只存在于竹简之上,然此刻,口中轻语不绝,冷然双眸为之深深闭起。

    自己是放弃了吗?

    自己还要继续坚持吗?

    一颗心没来由的痛了些许,脚下本能的一个趔趄,一侧的韩申见状,连忙将高渐离搀扶而住,数息之后,随着高渐离的幽静之言,二人转身离开天上人间,离开蓟城,南下武阳。

    [品客群 请记住www.pkqun.com 手机版访问 m.pkqun.com 无弹窗小说网]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品客群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