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品客群,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pkqun.com

品客群 > 历史军事 > 秦时小说家 > 第六百一十二章 神威如狱(求票票)

第六百一十二章 神威如狱(求票票)

    [品客群 请记住www.pkqun.com 手机版访问 m.pkqun.com 无弹窗小说网]

    天地有乾坤,万物有阴阳!

    道者自一开始出现,便是如此。千年以来,道家而立,无数道者法天地自然,本能的便是分野前进,诸子百家虽各有其道,但终点还是一样的。

    昔者,孔丘问道于祖师,便是如此!

    第一代鬼谷子问道祖师,也是如此!

    墨家墨翟问道于道家先贤,也是如此!

    百多年前,道家一脉出了一个杨朱,传遍其学说道理于诸夏,一时间,声势隐约盖过儒家与墨家,有生便有死,人人皆如是。

    是故,倾向于贵己的乐生享受之风,人生苦短,当及时行乐,顺天地自然,保性全真,诸般情感、欲望如万化飞流,灵觉笼罩,证悟己身。

    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看似冷酷无穷,看似自私自利,实则亦是道家阴阳的一面,杨朱一身修为臻至合道归元,堪为恐怖。

    可惜,在其之后,他的路很难有弟子破入玄关,独守一颗自然之心,保性全真,何其难也!稍有差池,便会前功尽弃,功亏一篑。

    是故,杨朱之后,其人一脉无显赫者,直到周清在眼前苍璩的身上,看到另外一面,其人虽传承杨朱里面,但却独辟蹊径,红尘滚滚,生性冷酷,天然契合。

    若得如此,道家阴阳共济,可以臻至大道!

    更重要的是,对于此人,周清有绝对的把握给予操纵,屡屡提点于他,一则为道家的传承,一则便是其人独特,杀之的确可惜。

    当然,原有的岁月长河中,此人开辟传承诸夏亘古不衰的魔门也是重要的一点。

    “放心,你的事情我知道,我会杀足够的游侠之人的。”

    于周清之语,苍璩嗤之以鼻,若说对方在自己身上没有图谋,决然不可能,但现在自己又打不过对方,关键对方还助力自己破入化神。

    尽管不太情愿,但还是领了这个情分。

    “秦国将来会攻灭魏国吗?”

    不过,口中先前话音刚落,随之,似是又想起了什么,轻问一声,神情平静,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异样,只是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眸直直的看向周清。

    “会的。”

    周清给了他一个清晰的答复。

    “我走了,待我玄功大成,会再来找你的。”

    苍璩闻声,转身离去,之所以问询,不过是因为俗世中的一点牵挂,如今魏国之内,嚣魏牟大将军与龙阳君正在革新朝政,颇有新气象。

    然,自己入秦以来的这段时间,两相对比之下,心中却不住的叹息,若然再有二十年以上的时间,魏国说不得还会有机会。

    但现在已经没有了,他日,秦国攻灭魏国,以自己对那些人的了解,必然会死死的扛着的,结果,只可能是螳臂当车。

    也许,那就是他们的选择。也许,自己也已经看到了那个选择。不过,自己还有着自己的路要走,死亡不过是每个人的归宿。

    ******

    咸阳国狱!

    乃是当初商君在督造咸阳城的时候,就规划好的一处刑罚地点所在,秦法大成,这座国狱里面,便从来不缺少居住者与死亡者。

    国狱位于咸阳北城所在,北城区域,相对较为偏僻,多位王族宿老居住之地,重兵巡逻不断,街道纵横,商铺林立,国狱随意的矗立其内。

    狱分三层,地上一层,多位办公所在与普通的暂时扣押所在,地下两层,则是罪行颇大的所在,若言罪行极大,当被关押在国狱深处。

    据传,当年商君被缉拿入国狱的时候,便是被关押在过于极深处的一个房间,除了烛火的灯光以外,再无其他光亮。

    “你没事吧?”

    紫衣翩翩,持令牌,一道略显清瘦的身影在两位重甲兵士的带领下,行至国狱深处的一座监牢之前,其大不过方圆丈许多,其内,火盆光芒跳动,映照着其内的一切。

    目光看将过去,在那光明隐现的牢房,一位衣衫褴褛的黑色身影双手双脚被铁链束缚,更是被紧紧的束缚在墙脚,其身上,时不时闪烁一丝黑色玄光,但很快便是消失不见。

    “这……并不算什么。”

    低沉沙哑的声音回旋,虽深沉,仍旧可显一丝孤傲的冷酷之气,垂肩的灰白发丝随意散落,抬起头看着监牢前的那道身影,神色一动不动,语落,更有一丝自嘲之意。

    “你出现在赵国军中,是为了……鬼谷?”

    韩非看了看左右,将他们遣散,脚步声逐渐远去,这处鲜少有人至的监牢区域,寂静无比,视线落在卫庄的身上,思忖良久,终于又是一语。

    与之相交数年,自然知晓其人与赵国之人,并没有什么交情,但卫庄兄还是毅然的出现在赵国军中,诸般可能中,自己只能够想出这一种。

    除了鬼谷的事情,诸夏间,怕是没有任何事情可以令卫庄兄如此。

    “这不关你的事。”

    数息之后,又是一道低沉的声音回荡。

    “我会救你出来的,流沙从来不会抛弃同伴!”

    韩非单手紧紧握着那黑色令牌,从紫女的口中知晓,卫庄兄性命无忧,那么,现在自己又知晓卫庄兄非敌秦之人。

    接下来诸般,就容易了。

    再次深深看了卫庄兄一眼,转身离去,没有任何迟疑,身后那烛光明灭的监牢深处,一双明亮无比的目光静静看着韩非的离去,听着那熟悉无比的脚步声远去。

    “流沙……。”

    许久之后,一道轻微不可察的喃喃之音而起,流沙真的还存在吗?

    术以知奸,以刑止刑!

    刑过不避大夫,赏善不遗匹夫!

    韩非入了秦国,新郑的一切支离破碎,流沙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哥哥,你见到他了?”

    半个时辰之后,琦红楼的熟悉庭院之内,韩非正静坐在院内的凉亭之内,紫女仍在烹制着茶水,和当初紫兰轩的动作一模一样。

    如今,除了小良子之外,流沙的人竟然已经全部出现在咸阳,而且,他们还将要为流沙的一人谋略诸般,陌生的天地内,三人神情凝重。

    一袭浅红色的裙衫加身,明艳如旧,吹弹可破的容颜上,一双明眸紧紧的盯着九哥哥,刚才自己本想要同九哥哥一同前往的,但却被九哥哥拒绝了。

    “你们不用担心,他在监牢内无事。”

    “也没有受什么皮肉之苦,不过,想要将他救出来,的确需要花费一番功夫!”

    迎着红莲那一双晶莹之眸,韩非面上笑意而显,随即从紫女的手中接过一杯茶水,和当初紫兰轩内自信掌控一切的神情一般无二。

    “你已经想到了主意?”

    踏着绛紫色的高靴,紫女将茶水分别置于韩非与红莲跟前,随后,亦是自顾自的跪坐在一侧,感受着那已经消失在耳边很长时间的独特声音,美眸忽闪。

    “顶多二十天!”

    “卫庄兄便可出咸阳国狱!”

    再一次,韩非给了一个更为确切的时间。

    “二十天的时间!”

    紫女轻轻颔首,二十天的时间对自己来说不算什么,既然庄在国狱之内没有苦难,也当无忧。

    “还要二十天的时间,哥哥,不能更快一些将他救出?”

    只是,对于身旁的红莲来说,不由的秀眉一皱,二十天的时间太长了,如果可以,现在就将他从国狱之中救出来,红莲都觉得慢。

    “红莲,这里是咸阳,不是新郑,有些事情,哥哥也需要谋划一二。”

    “相信哥哥,他会没事的,二十天后,他会完好无损的站在我们面前。”

    若然在新郑,以张氏一族的实力加上流沙的实力,卫庄兄决然不会有事,但现在,他们是在咸阳,加上先前自己又见恶于秦廷重臣,见恶于秦王。

    故而,谋划还得更长的时间,不然,也是轻松。

    “可惜,还需要二十天,那可是咸阳国狱,昨天我听琦红楼的人说,国狱之内,刑罚甚重,百多年前,刑罚甚至连赢秦公子虔都受劓刑了。”

    “他真的会没事吗?”

    红莲不太相信,一直以来,九哥哥都是尽可能的安慰自己的,也许此刻他正在国狱之内受苦,也许此刻他也在遭受秦廷的酷刑。

    想起传闻中秦廷的那些残酷刑罚,红莲那一张红润的面上,不自觉的有些煞白,旋即,极力的摇摇头,想要将那些画面从脑海中扔出去。

    “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走吧,接下来哥哥休沐三天,说起来,对于咸阳城,我也没有好好的一观过,趁着这两日,我等当一观这座煌煌大城。”

    “不必多想了,二十天后,卫庄兄会一如往昔的站在我们面前的。”

    将手中茶水一饮而尽,韩非悠然起身,略整衣衫,面上再一次的笑意闪烁,对着紫女与红莲先后看了一眼,休沐三天,自得与之多多相聚。

    有些难事,无论你现在是否忧心,都不可能有任何变化,及时行乐,待时机一致,当可无忧,不然,那般整日提心吊胆可是不妥。

    数息之后,紫女与红莲二人相视一眼,先后起身,联袂走出琦红楼,踏步在咸阳南城的繁华热闹区域,比起如今商旅不显的新郑,简直变换了一个天地。

    [品客群 请记住www.pkqun.com 手机版访问 m.pkqun.com 无弹窗小说网]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品客群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