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品客群,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pkqun.com

品客群 > 历史军事 > 秦时小说家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在下(求票票)

第六百二十四章 在下(求票票)

    [品客群 请记住www.pkqun.com 手机版访问 m.pkqun.com 无弹窗小说网]

    噗!

    紫女将红莲牢牢的护持在身前,背对遮天羽箭,顷刻间,便是有十多支锋芒而显的刺入周身上下,玄力防护不存,周身脏腑受创。

    沉闷的声响回旋,一口猩红的鲜血从口中迸出,浸染面前红莲身上,灯火摇曳,看不清此刻紫女的神容,但其身躯却不住趔趄起来。

    “生擒二人!”

    嬴伦大喜,单手扬起,一支支弓弩手停下手中的动静,对着身侧刚才射出关键一箭的王贲点点头,挥动手掌,一位位手持戈矛的重甲兵士近前。

    密集的脚步声而起,一位位身披漆黑重甲的兵士围拢近前,如今其中一人已经被重创,那么,生擒二人不难,期时便是大功一件。

    而历来,身为赢秦宗族之人,若然立功,所得封赏定然极为丰厚!

    “紫女姐姐,你怎么样了?”

    娇嫩的容颜上,此刻一丝丝温热的鲜血浸润,红莲那前一刻还处于无比希冀状态的神情陷入呆滞,而后,看着紫女姐姐背后入骨的羽箭,看着紫女姐姐垂弱的呼吸。

    整个人为之慌乱起来,双手将紫女抱在怀中,翻手间,从怀中取出一礼药丸,放入紫女姐姐的口中,那是用来疗伤的,是先前在新郑的时候制作的。

    “红莲,我……没事。”

    “可惜,未能够救出庄,不必害怕,你不会有事的,你是韩国的公主,你九哥哥也在咸阳,他会尽力救你的,该教的我都已经交给你了。”

    紫女手中的链蛇软剑化作一柄奇特的长剑,伫立在大地之上,强硬的支撑身躯,缘由黑色劲装罩体,口中虽有不住的鲜血流淌,却没有外显而观。

    看着眼前惊慌的红莲,徐徐安慰着。

    自己一生所为,乃是为了主母报仇,身为当年郑国的后裔,百多年来,一直被囚禁在冷宫之内生活,受尽欺凌,若非有主母相助,怕是根本不可能活下去。

    其后机缘,自己和庄得以脱出新郑,那时起,自己就发誓一定要为主母报仇,一定要为郑国报仇,幸事,庄机缘之下,拜入鬼谷门下。

    如此,更是有机会将来复兴当年郑庄公的霸业,护卫庄公的霸业,重现郑国的荣光。

    数年经营,只是……想不到,新郑之内却出现了一个韩非,更想不到会有近年来的种种交集,或许,一个崭新的韩国是自己和庄需要的,但韩国却非自己和庄所要的。

    内力已经消耗殆尽,浑身顿生无力之感,只能够尽可能依靠链蛇软剑半跪而立,红莲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子,可惜未曾历经磨练。

    细声的安慰着,自己怕是不能够离开咸阳了,但红莲还是有机会了。

    “紫女姐姐,你千万不要有事!”

    红莲心神失措,只能够本能的稳住紫女姐姐的身躯,看着已经快要尽在眼前的秦国兵士,更是脑海中一片空白,纵然心中有万千懊悔,也是无用了。

    “解散……紫兰轩,好好活下……活下去。”

    再次强行凝聚体内新生的一点力量,口中低缓的声音而起,看着红莲无助的神情,看着红莲泪眼婆娑的姿态,自己……已经不能够再帮上什么忙了。

    “紫女姐姐!”

    红莲放声痛哭。

    然则,对于四周围拢而上的一位位秦国兵士来说,他们的任务就是要生擒二人,围拢而上,手持戈矛,左右看了一眼,便有数人踏步上前。

    “慢着!”

    刹那间,天地寂静,时空为之一滞,伴随着虚冥深处陡然传荡出来的那道急促呼喊,一道璀璨的黑色玄光划过天际,瞬间飞掠之国狱入口之前。

    一块块断裂的残剑碎片汇合一处,嗡鸣声自起,威能大震,那些正要靠近红莲与紫女的十多位重甲兵士瞬间倒飞而出。

    随即,天地之间的异样恢复正常。

    “你是……韩非!”

    对于韩非,王贲没有见过,但嬴伦见过,毕竟数年来,自己一直待在咸阳城,数月之前,这位韩国来的公子,可是掀起了相当大的风浪。

    不过,在嬴伦的眼中,这韩非明显是不识好歹,寻常之人,得到大王那般的赏识,那是求之不得,而且传闻,若然韩非愿意,绝对可以立即入中枢重臣之地。

    那可算是一步登天了。

    可是韩国来的那个韩非不仅没有同意,还四处的被秦廷重臣厌恶,不久之后,据传连大王都有些不喜韩非了,非武真君之言,怕是他人早就被杀了。

    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小小整顿学宫的官吏,比起自己尚有不足。

    “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等正在擒拿山东六国的游侠,此二人欲要闯入国狱,实在是罪大恶极,依据秦国法理,罪行当诛,韩非,你莫不是和她们两个有关联?”

    没有了大王的重视,区区一个韩非在嬴伦眼中又能够算得了什么,虽不知刚才韩非使用了什么手段,但这里是咸阳北城,驻扎在这里的兵士足有数千人。

    一个韩非翻不起什么花样。

    “我要带她们两个离开!”

    一袭浅紫色的锦袍罩体,只身孤人,发丝束冠,踏步近前,所过之处,一位位兵士自动让开一条道路,数个呼吸之后,行至嬴伦二人跟前。

    “你……有什么资格?”

    区区一远离秦廷中枢之人,焉得有资格在自己面前带走人,身躯轻转,直视跟前的韩非。一侧的王贲并未多言,今日同蒙氏一族交恶已经不妥,然在引起其他的事情,更为棘手。

    “这个可否?”

    从怀中取出一枚黑色的令牌,递给面前的嬴伦,随后,韩非走向不远处的红莲、紫女所在,昨日,自己询问红莲为何在琦红楼内胡闹,红莲回应是好玩。

    韩非没有多想,或许少女的脾气发作,无论如何,只要红莲在咸阳城内安全,那就行了,其余诸般,自己可以无视。

    然则,刚才琦红楼内发生的事情传荡,早已经遍及整个咸阳城,闻此,韩非顿觉不好,没有前往琦红楼,直接前往咸阳北城所在。

    想不到还是慢了一步。

    “亦道亦武,道武真君!”

    “你……,你怎么会有武真君的令牌!”

    重兵在侧,区区一个韩非翻不起花样,从其手中接过那枚令牌,左右而观,口中低呼一语,眉目顿时紧锁,这枚令牌的主人竟是——道武真君玄清子。

    一瞬间,单手紧握着那枚令牌,的确,如今韩非正是在武真君手下行事,但这等贵重的随身令牌难道武真君也赐予韩非了?

    不合道理啊!

    连大王都对韩非不予理会,武真君若真有此举,那说明无异于看中韩非,换言之,与大王之心不合,但如果武真君没有此举,那就表明,这个令牌的来源有点问题。

    可惜,对于嬴伦的这个探询,韩非没有给予回应。

    踏步近前,行至国狱入口前,看着红莲与子女,神色平静,躬下身,将紫女横抱在怀中,气息已经微不可察了,这里已经不等久留了。

    “红莲,我们走!”

    对着仍旧有些失神、呆滞的妹妹一语,转身便是离去。

    “哥哥!”

    一道熟悉的声音入耳,将红莲从万般懊悔的沉思之中拉回,慌乱而起,看着哥哥熟悉的背影,不知为何,无助的感觉仿佛找到了归宿。

    紧走两步,紧紧跟随在哥哥身后。

    “将军,我觉得还是应该将此二人擒拿!”

    “同时,也应派出人手前往武真君府邸,一探令牌虚实,倘若真是武真君赐下令牌,那么,我等自然要给予武真君这个面子。”

    “若然不是,那么,我等即可以替武真君寻回令牌,也能够抓捕两名要犯,毕竟……对于山东六国游侠,大王甚为不满的。”

    眼睁睁看着韩非将那两名对自己极为重要之人带走,王贲心中急躁不已,韩非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身上还有武真君的令牌。

    的确,按照秦国的法理,他们是无需理会武真君令牌的,但身处秦国之内,却又令他们绝对不能够忽视这块令牌,传闻,接下来武真君很有可能被赐封侯爵之位。

    诚如此,地位更为尊崇,在中枢将会拥有更强大的力量,那是自己、嬴伦,乃至王氏一族、蒙氏一族都不能够轻易得罪的存在。

    可是,要让自己放走这赤练花魁二人,也决然不是简单的事情。

    为今之计,只能够尽可能的拖下去了。

    “王将军所言甚是。”

    “拦住他们!”

    到手的一桩大功,还未吃下去就溜走了,也非嬴伦希望见到,整日待在咸阳北城,想要立功的机会少之又少,如今,便是有一桩大功唾手可得。

    况且,有王贲在自己身边,上将军王翦到时候也不会不出声的,权衡一二,数息之后,不敢让韩非三人远离,轻喝一声,四周的兵士再次围拢上去。

    “在下愿意为韩非先生做个见证。”

    “那枚令牌却是武真君赐予韩非先生的,还请将军看在武真君的面子上,不必深究!”

    由空而落,一道略显深沉的沙哑之音响起,人未至,音先到,浅白色的剑光忽闪,眨眼之间,便是一位身披墨绿色披风的年轻劲装剑客出现在韩非身侧。

    半长的发丝垂落四周,清秀的容颜上满是风尘仆仆之感,手中紧握长剑,亮眸闪烁光芒,看向嬴伦与王贲的所在,拱手一礼。

    。

    [品客群 请记住www.pkqun.com 手机版访问 m.pkqun.com 无弹窗小说网]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品客群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