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品客群,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pkqun.com

品客群 > 历史军事 > 秦时小说家 > 第六十三章 生死玄翦

第六十三章 生死玄翦

    [品客群 请记住www.pkqun.com 手机版访问 m.pkqun.com 无弹窗小说网]

    “大王,王翦将军有急令传来!”

    上午时分,远在千里之外的屯留之地战争结束,十多万大军连同归降的秦军汇合一处,虽如此,但对于屯留之地三城的封锁仍没有放松。

    快马加鞭,军中使者携带王翦亲自写就的令简狂奔千里,一路过函谷,入秦宫,时值傍晚,红云遍天,将令简献上,己身跪立于兴乐宫外,静待回应。

    令声传达,中常侍赵高连忙将那军令使带来的东西承置于木盘之上,小心翼翼呈于宫殿内的秦王政,天色虽昏暗,但处理国事仍旧在持续,内部灯火早已燃起,明亮一片。

    “念!”

    闻赵高之语,端坐于上首的秦王政持笔的动作微微一滞,而后将其放置于架子上,一双平静的目光看向下方的赵高,朗声而出。

    “诺!”

    “臣王翦不负王命,今日平乱,屯留三城已下,然叛逆樊於期趁乱而逃,北走燕赵,长安君成峤亦是畏罪潜逃,如此之果,实乃微臣办事不利,望我王降罪!”

    声音脆爽,清晰明确,夹杂淡淡的内劲,使之轻而易举的回旋在上首王上耳边,赵高躬身持竹简,面上未有异样,语毕,将竹简收起,放于身侧一角,那里是王上已经处理过的成堆政令。

    上首的王上静静而坐,一时没有言语而出,整个兴乐宫内更是没有一点动静,除却灯火燃烧时的淡淡“噼啪”之音。

    “禀王上,太后从甘泉宫起驾,正往兴乐宫而来!”

    忽而,不知何时,殿外一个宫奴躬身而入,与殿后而跪,言语虽有些尖锐,但却是洪亮,将消息传于十多米开外的殿前大王所在。

    “哼,成峤叛乱的时候怎不见她来,赵高,派人去请相邦来此!”

    瞬间,一直静语不发的秦王政俊朗的面上为之怒意闪烁,一双丹凤之眸微微眯起,无形的霸道席卷,令得下首的赵高浑身都为之一颤。

    尽管己身已经是混元先天层次的武者了,而且与王上朝夕相处也有多年,而今,不仅没有一种越发熟悉的感觉,反而一股莫名的陌生之感、畏惧之感顿生。

    “诺!”

    未敢迟疑,当即躬身而退,将王上意志迅速的贯彻下去,以免有所耽搁,至于太后前来之事,想来不外乎为长安君求情,至于相邦……,想来王上别有打算。

    ******

    “臣吕不韦见过大王!”

    一袭玄色红袍加身,高山冠而立,玄玉腰带护持,脚踏登云之靴,虽然已经年岁五十,但行走之间,仍不显苍老,浑厚之音回旋,屈身而跪。

    眼角的余光扫视着兴乐宫中早就到达的太后,虽是盛装,但眉眼之间却是泪痕斑斑,就是此刻,身躯仍旧不断颤抖着抽泣。

    “相邦无须多礼!”

    “赵高,将王翦的令简传于相邦!”

    见吕不韦到来,站立在上首的秦王政单手虚空浮动,而后看向一侧不远处的赵高,语令而下,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森寒之意。

    赵高躬身一礼,连忙将先前被自己放置好的令简拿出,双手捧上,缓步走向相邦,轻轻举起,吕不韦没有多言,只手从赵高手中接过令简,一目而落,整个竹简上的字迹印入眼眸深处。

    “政儿,你就饶过你弟弟这一次吧,其母紫玉夫人与我交好,情同姊妹,当初秦宫之内,我母子受紫玉夫人助力多矣。”

    “而今先王子嗣当中,唯有你与成峤了,若是你将成峤杀了,日后母后有何颜面见先王,况且成峤脾性不坏,都是那樊於期所诱!”

    虽非己身所出,但自从紫玉夫人过世之后,成峤一直在自己膝下成长,与政儿一起堪为亲兄弟,如今成峤叛乱,兵败屯留,若是被政儿所杀,日后自己有何颜面去见紫玉夫人,去见先王。

    “相邦,你是政儿的仲父,你的话他一定会听的,此等弑弟之事,万万不能做啊!”

    殿前的太后仍旧在小声的抽泣,见吕不韦前来,顿时眼中掠过一丝希冀之色,待其一览王翦的令简,便是向着身侧的吕不韦恳求道。

    赵姬今虽三十多岁,但盛装而下,雍容华贵,眉眼泪痕斑驳,依稀可见年轻时候的艳冠天下,闻身侧赵姬乞求,吕不韦心中顿时一突。

    “此等反贼不诛,骨肉皆将谋逆矣!”

    “相邦,你言如何?”

    静立其上得而秦王政冷眼旁观,俯览而下,不为赵姬所求而动,而且闻赵姬向吕不韦乞求,面上更是狰狞之色掠过,九旒为之摇晃,言语越发的阴沉,越发的霸道。

    “王上,长安君成峤无论是否为樊於期所诱,大错已经铸就,按秦律,当诛之,至于樊於期,更是应该列国追捕,悬以重赏,胆敢匿藏其人者,为我秦国之敌。”

    “屯留三城已下,但既然相助长安君叛逆,城中之人应坑杀之,以儆效尤!”

    吕不韦心中叹息,若非太后之言,自己还能够为长安君求情,但一语而下,再无任何反转的余地,况且除掉长安君本就是自己的一个计策。

    削减赢氏宗亲,以免坏了自己的事情,毕竟百年前的樗里疾可是堪称秦国智囊的,长安君成峤素来聪慧,若是再行历练,自己又将多了一个对手。

    思衬数息,而后躬身一礼,将自己所言娓娓道出。

    “相邦不愧是国之柱石!”

    “这件事就交给相邦处理了,希望相邦做的令寡人满意!”

    对于吕不韦的态度嬴政很满意,而后踏步走入殿中,没有多言,径直而出兴乐宫,身后的赵高紧紧相伴,数位宫奴、侍女相随。

    “太后,惜重!”

    沉吟殿中许久的吕不韦亦是没有多做停留,对着身旁仍旧在哭泣的赵姬拱手一礼,转身离去,女人终究是女人,于此大事不通矣。

    半个时辰之后,一卷诏令从秦宫而出,交到那屯留前来的军令使手中,未几,军令使原路返回。

    一个时辰之后,一位身穿粗布麻衣,手持黑白长剑的男子身化流光,从文信候府而出,消失于夜幕之中。

    [品客群 请记住www.pkqun.com 手机版访问 m.pkqun.com 无弹窗小说网]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品客群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